月归档:2010年10月

《社交网络》观后感

《社交网络》,网友调侃在中国引进后会翻译为《404无法显示》,在昨天晚上看了之后让我激动得久久无法入睡。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创业者获得到公平待遇和主人翁对用户需求的极度敏感和执着追求,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在考虑如果facebook放在中国,它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美国十分保护创业者,整部电影,除了facebook在创业的时遇到了一些资金问题,mark在创业过程中都没有遇到其它行政上的阻碍。
美国的学校是学生创造的大舞台,在大学里面无拘无束可以任意做自己喜爱的事情,而学校也会尽可能多的保护学生的权利。
美国保护版权也做得十分好,mark涉嫌抄袭双胞胎的创意,但是双胞胎也没有利用父亲的强大资源直接把mark搞死,而是通过发送禁制令,向校长申诉并且最后通过法律途径状告mark;在状告mark的时候mark已经身家过亿但任然通过双方辩护调节最后赔偿双胞胎6500w。
美国人是自由的,双胞胎虽然最后没有做出来社交网站,但是他们也有十分多的兴趣爱好,他们也参加了2008奥运会并且获得了皮划艇第六的成绩。

继续阅读 →

发表在 业界, 公司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360大战QQ,我顶360!

最近这几天互联网最火爆的事情非360大战QQ莫属了。首先是360公布QQ恶意扫描用户文件,引发舆论哗然一片,然后腾讯拉来百度,金山等组成反360联盟反攻360,结果就是两方在用户的桌面上大打出手–

无耻的两个软件不把用户体验当回事 相比而言这一轮PK360稍显无耻一些,拿着小马哥的补贴说事,还误导成经济适用房,虽然很小马哥拿补贴很过分,但是360也无需扭曲事实。 弹窗搞定后第二天,360突然在周五11点发布了360扣扣保镖,可以强行屏蔽QQ弹窗,QQ广告等QQ恼人的应用,这一重磅功能引得周围的人大呼过瘾,之前珊瑚虫就是已屏蔽弹窗和广告两个核心功能被大众接受的,在腾讯封闭的环境下,可以随意QJ用户,只要有一些能够稍微增进一点用户体验的插件功能都极其有市场。之后腾讯动用南山法院把陈福寿干进了监狱,用户也只有继续默默忍受QJ,现在360又站出来了,广大网民如同看见了黎明一样十分高兴开心。 当然了,腾讯拉来的一帮乌合之众也不是省油的灯,金山旗下的可牛在当日马上出了一个新闻稿,说已经开发了可牛361特警截图,并在最短时间内会发布,让大家又大呼不可思议。 但是可牛的工具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由此可见,第二轮PK,还是360略占上风。 总结一下: 1:两方面都不是好鸟,一个是流氓联盟,一个是流氓出身,两个流氓为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以用户信息安全为令箭来相互攻击,在我看来,都是十分滑稽可笑的。 2:现在腾讯没人制约,360能跳出来闹一下,大家感到十分高兴。 3:如果真要保证自己的信息不被泄露,千万不要装国产软件。 4:中国人就是喜欢内斗,没见创新这么牛比迅速的,破坏对手倒是很迅速,这算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吗?
发表在 公司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创业者的故事:小团队的战斗力

1,为什么要去西藏?史玉柱回答:我就是这一段闲得慌,没事干了,到西藏走走,那地方不错,以前就喜欢,现在还是那样;

以前没时间,当时研发大部分都是由我在掌握,每天花大量时间在体验,最后发现这样下去不行,自己必须“下岗”,把位置腾出来,培养接班人,这样才能有利于企业长期发展,后来,我干脆什么都“不干”了,全都交给“接班人”负责了;

继续阅读 →

发表在 业界 | 留下评论

蔡文胜:Web站长失去活力 更名为开发者

图为4399董事长蔡文胜(TechWeb配图)   【TechWeb消息】10月21日消息,在2010中国移动开发者大会上,4399董事长蔡文胜称,基于web的个人站长失去了活力,“随着互联网继续发展,移动互联网继续前进,站长换了名字:开发者。”   蔡文胜称,站长名字换成开发者,但还有不一样的特征。“在站长大会上,大家熙熙攘攘,今天的开发者大会,感到更加理性。在过去,站长是一个人,单打独斗;现在的开发者,必须要有升级,需要一个团队。站 长几年做出一个项目,今天,信息速度加快,开发者的行动要更快速。”   他透露,自己已经投资了iPhone和Android项目,但没有透露细节。他称,自己投资项目、验证开发团队时,主要看重两点,一是用户规模,有多少人在用;二是收入规模,靠下载、广告等赚到多少钱。   他建议创业者从学习入手,观察苹果App Store上最牛100个应用,包括团队、特点等。“做到这些,你已经达到80份,不会差到哪里,后面的20分则靠天赋。”   蔡文胜还表达了对投资和项目的看法:“主动找VC的项目,一般不是太好的项目。作为开发者,做好自己的事情,VC会去找你。如果没有VC找,也是好事。只有没有人看到你的项目,才会成长为大的项目,虽然其中99%都会死掉。”
发表在 业界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互联网公司7种衰亡:非腾讯垄断 不以用户至上

  史玉柱曾经总结过传统民营企业的“十三种死法”,比如,被藏在暗处的竞争对手,使用诬告、打官司等非正当方法“整死”,又或者被主管部门“搞死”,或者被法律条文搞蒙。   事实上,史玉柱所道出的中国民营企业经营环境的残酷性,对于互联网企业,也不是新鲜的话题,不少创业团队也时常将公司衰亡的关键因素归咎于此。   “其实,国家对其他产业监管更严,对互联网基本持开放性态度,只要不触及一些底线,不去搞黄赌毒,现在建一个网站的成本还是很低的,监管红线只能是一个借口,并不是主要原因;另外,互联网已经发展十余年,在一个相对成熟的产业里,巨头通吃不可避免,有人说腾讯垄断,但说句实话,这种垄断跟中石化中石油的垄断比,差距太远”,在剖析走衰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时,天使投资人、360安全卫士董事长周鸿祎对《英才》记者直言。   相反,近些年,不断有互联网新模式的探路者对外袒露心声:面对无孔不入的腾讯、百度和淘宝,压力很大。   作为V C,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邓峰对《英才》指出,互联网公司确实存在一条重要的成功规律,即当先发者拥有巨大的、低成本获取的、有粘性的流量后,增加新应用的速度可以非常快,这点不同于清洁能源等传统产业,比如锂电池与燃料电池,隔行便隔山。   “腾讯一出手,大家就懒惰的说自己的创新被扼杀了?”互联网老兵谢文对《英才》记者发表质疑,“真正的创新会这样吗?从Y a h o o!到G o o g l e,再到Facebook,这种全面深度的创新是挡也挡不住的。”   事实上,腾讯、百度、淘宝在初创期的模式,均不被外界看好,甚至也分别有ICQ、Google和eBay三个海外模仿原型,在熬过数年,经历资金短缺、险被出售的曲折后,最终分别找到中国式创新基因才得以大获成功。   那么,反观互联网史上种种走衰案例,是否值得反躬自省?   D C C I互联网数据中心总经理胡延平对《英才》记者直言:没有错误的互联网商业,只有错误的互联网公司;没有错误的互联网模式,只有错误的互联网运营。   在特地走访以上多位资深人士后,《英才》记者试图通过从正在创业者、曾经创业者、天使投资人、VC和第三方调研机构等多元角度,找到曾经红极一时的互联网公司衰亡原因,分析并梳理一些商业模式无法做大的瓶颈所在,为前行者排除暗礁、指明方向。   衰亡方式一   忽视大众   标本:博客中国等试图以单一博客支撑起庞大w e b2.0商业模式的公司   当“反微软斗士”方兴东发现一种互联网“新东东”可以自由发表言论,而不用受到封杀时,一举将“博客”这个名词带入了中国,点燃了众多中国知识分子在网上书写文字的热情。   然而,让一名普通人坚持写出高质量的文章是困难的,于是,在阳春白雪式的小众模式上构建大众化的商业价值和广告收入,显然是不切实际的。这与Myspace和Facebook为普通用户所带来的“秀自我”,和微博“发牢骚”的效果截然不同。   试想,如果当初的创业者能将博客变得更简单,会是何种效果呢?   衰亡方式二   风投搅局   标本:8848网站   8848,作为中国电子商务史上标杆,却写入了中国风投大败局。2000年初,正处在辉煌期的8848单月销售额已突破千万大关、销售商品达数万种。在获取高额融资并距离上市仅一步之际,却不巧遭遇互联网泡沫,此后,投资人为迎合华尔街口味,重点“包装”正在美国流行的B2B业务,反而弱化本土核心业务B2C,最终尴尬的将8848一分为二。对比十年“熬下来”的阿里巴巴和当当,8848却败走麦城,让人痛心。   衰亡方式三   一窝蜂上   标本:批量F a c e b o o k、批量Twitter和批量团购网站等   并不是所有的“拷贝者”都能成功,一如中国Facebook们,只有校内网赶上好天时,开心网另辟蹊径获得高成长,其他如海内、360圈、蚂蚁网等均已批量倒下;又如饭否、叽歪等中国Twitter,由于“中美”国情不同导致重创;再如千“团”大战,以一种过于清晰的商业模式面市,最终在腾讯等巨头围攻下渐渐洗牌。纵观,首批“拷贝者”鲜有成功,集大成者的千橡也未能突破,更何况第二波、第三波蜂拥而上的“拷贝者”?   衰亡方式四   有违网性   标本:Xplus和ZCOM等电子杂志类网站   2004年初,当Z C O M等一批网站将各类电子版杂志免费汇总呈现时,传统杂志、读者群和风投都像是被打了一针“兴奋剂”。遗憾的是,用户对这种要端坐在浏览器前阅读的、看起来更酷炫、但下载慢、阅读慢的免费杂志,也没能维持多久兴趣,而流量的下滑则使得广告获益之梦越发遥远。最终,电子杂志行业在持续亏损下全军覆没,上亿美元风投打水漂。新瓶装旧酒,与互联网强调的信息碎片化、个性化与互动,均背道而驰。对于一种不能真正为绝大多数互联网用户创造价值的商业模式,要么被小众化,要么只能被淘汰。   衰亡方式五   过度开采   标本:SP类网站、E-Mail营销类网站和部分网游企业   每个用户每月5—10元的微支付,可能在无限大的用户基数上创造奇迹。然而,好经书被歪嘴和尚念歪了。当年多数SP走上急功近利之路,不从提供优质服务入手,而是设计各式各样的陷阱,甚至直接勾结运营商,每月强行扣费,让众多手机用户一不小心就订上高额“套餐”,其中也不乏群发垃圾短信。最终,一纸“二次确认”令下,整个SP行业几无幸存者。事实上,忽视用户价值,过度开采用户,也使得曾经“美好”的E-mail营销变成垃圾邮件发源地,也使得部分网游企业遭遇发展瓶颈。   衰亡方式六   依仗硬关系   标本:绿坝上网软件等   互联网历史证明,那些没有政府资源、却依靠对用户优质服务做到巨大规模的案例很多,但是几乎见不到仅靠政府支援和支持能做到强大影响力的企业。绿坝上网软件的下场,为所有忽视用户利益,指望通过某些大国企、运营商和行业协会的便利,甚至试图通过政府指令、强行介入每一台私人电脑的互联网的企业敲了警钟。   衰亡方式七   纠结“两线作战”   标本:58同城网、赶集网等城市生活社区类网站   有一类互联网商业模式,既有模式又有产品,却很难做大。因为它处于产业链的中间,既要满足上游的厂商,又要服务好下游用户,对企业资源和企业运作要求非常高,永远存在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而回顾互联网发展,单线作战的成功率高。如早期的腾讯和百度,主要精力投入在满足网民一方的便利,即提供高质量的即时通讯和搜索,后期再“搞定”商家。目前,包括58同城网、赶集网等城市生活类网站正在“两线作战”中纠结。   周鸿祎的反思最悲惨的是启发了巨头   面对“哪些互联网模式容易走衰”的提问,快意恩仇的周鸿祎冷静反思。   “总结起来,不颠覆、不创新、不免费、不以用户价值至上,是成不了大事的。而且,通常一个互联网公司犯错会有好几条,还会产生并发症。”   周鸿祎称别人在开心网偷菜时,他正在研究开心网走红的原因。   而实际上,他所悟出的信条,并不仅仅是多年研究中美互联网公司案例的一种沉淀,更是作为创业者的一种反躬自省。   “补充一条,我也犯过一个错”。犯错的原因也很“特别”,是因为“太有经验、太有想法、太有高度和太有钱”。   “这些都很害人”,他称,“心高气傲,自以为是产业评论家,甚至是思想家,大谈3G来了、搜索和社区结合等宏图伟略,却忘记了从最草根用户出发的黄金规律;想法多、不聚焦,致使当年的奇虎上至门户、下至搜索、电子商务和社区搜索,一口气做了11种产品,来了一个大杂烩;有钱就‘烧包’、有钱就膨胀、不断招人,险些让公司文化管理失控;大肆烧钱打广告,让潜藏在底层的‘产品很烂’被市场宣传做大的流量所蒙蔽……”   经历过一连串盲目“自以为是”的周鸿祎,最终从奇虎到360。如今的360,已渐渐发展壮大,成为一款成功的客户端软件,也正在将“颠覆、创新、免费、用户价值至上”的“互联网精神”付诸实践。   作为天使投资人,周鸿祎近些年也不断地在投资创业团队,将这种理念传递出去;同时,辅佐一批懂得灵活调整战略的潜力军。   “我现在是越做越感慨,早些年入行的时候,有人说,宁可投二流的idea加一流的团队,也不要投一流的idea加二流的团队。开始我也不理解,因为很多人老觉得idea很重要,其实idea还不是模式呢,从idea到模式还要经过很长的探索。”   事实上,最终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和最早融资时写的商业计划绝大部分并不一样。正所谓,模式是死的,人是活的。一个一流的想法,团队执行力不行,有一种可能,是把好的想法给做砸了;最悲惨的是启发了巨头,自己反而没做成,成了先烈。
发表在 业界 | 标签为 , , | 留下评论